• 第01集
  • 第02集
  • 第03集
  • 第04集
  • 第05集
  • 第06集
  • 第07集
  • 第08集
  • 第0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7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 第01集
  • 第02集
  • 第03集
  • 第04集
  • 第05集
  • 第06集
  • 第07集
  • 第08集
  • 第0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7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 第01集
  • 第02集
  • 第03集
  • 第04集
  • 第05集
  • 第06集
  • 第07集
  • 第08集
  • 第0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7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 第1集
  • 第2集
  • 第3集
  • 第4集
  • 第5集
  • 第6集
  • 第7集
  • 第8集
  • 第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7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 第01集
  • 第02集
  • 第03集
  • 第04集
  • 第05集
  • 第06集
  • 第07集
  • 第08集
  • 第0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7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信义

信义

主演:
金喜善,李敏镐
备注:
已完结
类型:
韩国剧
导演:
金钟学
年代:
2012
地区:
韩国
语言:
更新:
2022-07-03 10:44
简介:
《医生》耗资300亿韩元制作,是韩国首部3D电视剧。高丽王护送崔英将军(李敏镐饰)护送元朝公主(朴世英饰)和高丽新王公民(柳德焕饰)回高丽,却被基哲(刘五星饰)阻挠​​​​回高丽的路上。 .不幸的元朝公主在极短的时间内受伤身亡,而且很快就会死去,而公主的生死.....详细
相关韩国剧
信义剧情简介
韩国剧《信义》由金喜善,李敏镐主演,2012年韩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医生》耗资300亿韩元制作,是韩国首部3D电视剧。高丽王护送崔英将军(李敏镐饰)护送元朝公主(朴世英饰)和高丽新王公民(柳德焕饰)回高丽,却被基哲(刘五星饰)阻挠​​​​回高丽的路上。 .不幸的元朝公主在极短的时间内受伤身亡,而且很快就会死去,而公主的生死关乎高丽国的存亡。为拯救元朝公主,“神医”崔瑛通过《天门》天上(2012)结识了正在讲学的现代女医生刘恩秀(金鹤山饰)。华佗留下的,因为刘恩秀可以像元朝公主一样疗伤。于是崔英把权恩秀带了回来。恩秀一直以为自己在拍片地拍戏,救了元国公主,想回家,却不知道从此落入了高丽的政治阴谋中。而她和崔英也通过接触逐渐产生了感情。两人将面临怎样的相遇,恩秀最终会选择回归现代生活,还是放弃一切,为崔英留下高丽? © 豆瓣
信义影评
(最后一次为星星搬文啦,怀念信义,狂热追剧的3个月一去不返了)
  题记:所有一切,最终都会归于平静。
  
 http://tieba.baidu.com/p/1798494734?pn=1 
  
  ——也想要个如果
  
  
  我在想,如果可以做时空旅行,我会很忙。
  
  我要回到十岁那年春天的中午,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一时兴起在放学后去和同学们爬山,因迷路而无法按时回家,妈妈便不用在夜里惊慌的四处寻我,也不会从山坡上摔下去,伤了左腿。
  
  我要回到十八岁高考放榜后的那天,告诉倔强的自己哪怕付出多一点的辛苦和代价,也千万不能放弃心底的坚持去随同潮流和妥协现实。多年后就不会忙着低头看六便士,再惆怅的望着梦想如月亮。
  
  还要回到二十岁的那个暑假,要冲到师大门口去提醒好朋友,千万别急,不要急,不要因为急着赶我们那场聚会,匆忙的去搭乘那辆酒驾司机的出租车。如果可以,半个月后,我们就不用参加那一场终身难忘的葬礼。
  
  我知道没有这个如果。
  
  时空穿梭机在好莱坞的电影里,在哆来梦的口袋里,在玄妙神奇的小说里,它唯独不在生活里。
  还要看着遗憾成遗憾,错过归错过。离开的已在彼岸,你还身在此岸,带着心底空空茫茫的大洞,做一只坚强的不死鸟。
  
  也曾问自己:如果我有一次次穿梭的机会,会不会去寻找那个名字有四个英文字母的人。
  我犹豫了。
  犹豫的是,我能把握的唯有自己的穿越心,一百年前,或一百年后,莫问时间洪流会把自己冲到哪个岸边,不知会在巨浪滔滔中耽搁多少流年,想守住回忆,想放弃尘念,想不停游走。
  但是,他,还会在那里吗?
  
  问出这个问题,便知自己不是恩秀,唯恐时间给自己一个不稳固的答案,失去了完全追随对方的勇气。我丢失了涉世之初的纯粹与勇气,想一遍遍将爱在案前鉴定与确认,再拙劣而忐忑的调整自己的行为,却不敢冲进时间的风口一去不回。
  
  现代人的爱情嗜好是喜欢做减法,付出与得到相捆绑,功利与计较相并行,每天都吵嚷着“我要、我想、我如何如何”的思维模式,精明而谨慎,却也躲不过一场妙手空空。
  为记忆中的吉光片羽守望着百年孤寂,带着回忆下酒将终生化作一场宿醉,你知道,那是想象中古朴又单纯的传奇。
  信义,就是我心底的传奇。
  
  时空穿越是虚构的,情节是交错纷繁的,许多细节无从解释,天界之门只是种设想。但它假设的包装下却有着回归古朴与纯粹的感情,比所有虐乱情深玫瑰美酒的爱情更让人陶醉,它冲着古代而去,又深情一转,直奔现实而来。
  
  它让我深深的相信,有种单纯的爱,可以战胜时空与动乱,可以打败坎坷和曲折,可以经得起漫长恒久的等待,可以凌驾一切繁缛的纠结,睥睨世间。
  
  试想下,美人鱼如果放弃王子继续海中遨游,牛郎织女如果不在银河两岸一年一会,祝英台若断了痴念另嫁他人妇,那这个阴郁的钢筋丛林里,每日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逐渐暗淡的我们,还剩下什么。
  
  幸好,一场传奇的爱恋,如同夏末秋初凝固在时间中的花,盛放在如同荒漠的当下。
  
  编剧像是雕塑家,她赋予每个人物以灵魂。
  她把成长给予了王,把陪伴给了王妃,把气数将尽给了德兴君,把走火入魔给了奇澈;她把忠诚与牺牲给了于达赤部队,把奇幻与消亡给了火修女与魔音少年。
  她把忠诚与信义给了崔莹,把勇敢与深情给了恩秀。
  她把这个传奇给了我们。
  
  就像深冬将至时守住的一壁炉火,即便寒冷萧瑟也有这暖意托底,也像是站在十字路口等一份糖炒栗子,听得见栗子声声爆裂,香气随着空气四处弥漫,将薄暮之天映衬成一座小小宅院,有柴草香,有烟火味,握住一缕,就暖进肺腑。
  一番惊天动地,终究落入动人的平常。
  
  这一程,看到过冰封冬雪的凛冽、春日之风的和煦、娇艳夏季的丰盈、静美秋季的脉络。
  有大痛大伤,有大信大义,七年前的痛殇,在七年后历经沉睡、苏醒、困惑后得到答案,手中的剑化作心中的剑,想放弃自己,到困惑于自己,再把握自己。崔莹的本我曾飘渺远离,再慢慢归于本体。
  庆昌君离开了,他带着最后一点希望中的尊严和想象;御医走了,他像是许多孤岛的桥梁,最后唯一护住的是那盅珍贵的解毒剂;山梨走了,他说大将让我做你的手吧,虽然矛不似剑那么锋利。
  
  奇澈被阻挡在天界,他大概到最后都没懂,为什么会止步在漩涡之外。
  想要的那么多,欲望那么强,在这个世界上,却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你量身打造。
  希望来世,奇澈只做一介平民,山林樵夫那类,晨起耕作,暮归而息,住的是陋室,食的是粗食,但却能守住一片山,一壶酒,一溪云,或许,那是更多的拥有。
  
  王与王妃相守,他们的爱情似镶嵌在历史背景幕布上的钻石,一见钟情,若即若离,心意相照,生死与共。王是幸运的,他拥有世上最忠诚的护卫与最忠实的妻子;王妃是幸运的,她握住多年前就曾一见倾心的君子之手,直到生之末梢。
  
  尘归尘,土归土,万物归位。
这是时间的妙处,它更改不得,却能静静的给予每个人最后的解答与归宿。
少年时曾奢望过的画面,是多年后夕阳西下,独坐在湖边的长椅之上,有一整包的回忆可整理晾挂,那时年少,心想着要努力将生命盛放,才可存放满满的回忆入箱进柜。
而“多年后”三个字,不是电影中闪出的字幕,是或快或慢的脚步,是一阵阵的笑或哭;是晴天落白雨,是冬天饮冰雪;是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是黄粱犹未熟,一梦到华胥。
年长日久只是无声息的遁入生活本身,一转眼,就到了自己的多年后。
而真正多年后的夕阳下才懂,奢望着打开记忆之箱的当日,才是永远渴望却回不去的带着粉尘味的,好时光。
引用韩松落的说法,一部好的作品,其实是在报仇。
向庸常的生活报仇,为失落的情怀与消失的棱角报仇,对默而不语的失去与胆怯的顿悟报仇,为汲汲营营和闪烁不定,为踯躅不前与斤斤计较,为不敢爱和不敢恨,为想回但回不去,想走又走不出而报仇。
夏末秋初,信义给我一场快意恩仇。
时间在说:你曾经渴望离开的当下,是某日你永远回不去的昨天,它会把拥有都幻化为虚无,要定睛收藏和保存,才能不悔的在时空中轻舞飞扬。
信义在说:如果你在等那个人,请别急,他或许就在时间风口外,沿着一条沙砾四起的专属通道迢迢而来,他会绑架你去另一个世界,你会卸下所有的疲惫与面具,轻声唤醒单纯因子,再恍若隔世回看这条迷幻的铺满星子的路。
所谓时空旅行,只是编剧向爱因斯坦借来的隧道,她让我们一遍遍去参观穿越的旅程,意识到身边的独一无二。即便他未到,你可能只是被放置在时空中等待,若你忙着在时空中穿找寻穿行,也要勇敢的相信,当你走过去,那个人还在等。
传奇源于宿命,真爱降临时,愿我们,都在那里。
 ——以毒攻毒 以爱复爱
——还喜欢什么?
喜欢香喷喷的饭食,喜欢美丽的衣裳,喜欢微风、落雨,那雨不打招呼的从天而降,恰好滴答到抬起的额头,湿漉漉,带水气,有诗意。
恩秀是女子,天生抗拒不了口腹之欲与华美霓裳,又不爱躲雨,雨是上天给的礼物,没理由不喜欢。
还喜欢,面前正入眼帘的灰色、青色,就这样高的人,就这样大的手,这样有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就是这样的你。
都说现代人常如同去餐厅点菜,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却说不清自己喜欢什么。
初登场的恩秀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却不想去喜欢什么,因为都市太冷,得抓住什么取暖才好。
现在她笑吟吟说看来啊我的欲望在减少。
其实是伪装与疲惫在剥落,世俗和无奈在退隐,这才是真实的她,爱吃,爱美,爱风,爱雨,更爱他。
——大将呢,还喜欢什么?
崔莹一番思忖,上前两步,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又迅速抽离,转身默然。
他喜欢的就是他想伸手抓住却不得不放开的,有关她的所有。
这是胜过了所有咆哮体与琼瑶体的表白,因为素洁平实中淡淡的几笔,却盖过所有甜言蜜语,深深注视,静默触肩,就是动了心中的经卷,浓情铿锵一地。
——我们去玩吧。
一起去玩吧,给你买喜欢的衣服,还有什么想要的。
她俏皮的瞪着眼睛问那你有钱么,他说我有很多。
那可以要很多想要的么,那些饰物、衣服、鞋子……她一点点罗列,开心的捂着嘴满眼快乐。
你那么开心吗?
她忙不迭点头。
好心酸。
他愿拿出所有俸禄,带她走一走有尘烟人气的街道,送她喜欢的物件,她高兴的像被宠坏的孩童,可肆意的牵着他远离一会儿刀光剑影的争杀。他们是在最后不知前路的短暂时间里,把所拥有的一切欢愉倾囊而出,呈与对方看。
只愿你快乐,只想你好,即便这愿望如同冬季的葡萄架,干巴摇曳,枯枝入土。
却还想贪心的挤在日程之外,偷来一点点小幸福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
《中南海保镖》里李连杰对钟丽缇说:“你的男朋友在最后时刻没能为你挡子弹,因为那是人的本能”。
自从二十岁之后我不再坐副驾驶,人们说司机在最后关头会保护自己所在的方向,那也是本能。
恩秀也有怕死的本能吧,最初在天界之门,她哭的梨花带雨,说求求你放过我吧;去江华岛的路上她说只要告诉我回去的路就好了;在大殿之上被士兵带走,她吓的脸色发白,双腿乏力。
现在,她哭着说:之后他还会丢下什么,我很担心。
短促的时光里,人人都惧怕死亡,但每个人心中也都潜伏着铄石流金的生命岩浆,在生与死的过程中,因某个契机,就做出惊天动地的抉择。
她要用最后的时间用生命赌一次。
不是生命不足以珍视,而是任何方式她都要以身试之。
或许,此刻开始,爱他,才是她的本能。
他去拉她的手,她侧身躲开,将手放置身后;他再去拉她,她又轻轻闪开。
他停顿片刻,疑惑但固执,又一次坚定的不容分手的拉住她,翻手十指相扣。
我的心动了一下,像是坐在远离地面三百英尺的高空飞机上忽然失重直直坠落了几秒,就那么,动了一下。
没有比牵手更美的语言,是远古时代的诗经,是流水溪涧边的古曲,是两心之间缠绕的清音。
感受你的温度,牵住你的现在,或者,还有奢侈的未来。
——大将心情好,我的心情才会好。
——知道了,还有呢。
——这样就够了。
微风拂过,他们静静拥抱。
又是好天气,阳光正好,不燥不烈,崔莹的声音多了几许慌乱,恩秀的声音里却是满腔柔情。你想要什么,我只想要你心情好。其实,这样就够了。
不,其实不够,从相识之初到今天,都是在血雨腥风中惊恐走过,平和的流光是奢侈的愿望,噩梦在暗夜隐藏,失去翘首以待,还有疾病、毒素、时空仿佛是绕行不过的咒语,一次次的交叠在他们的世界,所以不够,若可以,还祈求更多。
比如,不疾不徐的走过一场完整的四季,一起在湖畔听一阵微风吹起,比如等最早的那颗雨滴答落在头顶;比如,希望再没有比如,只是有数不清的余生,可相惜相守。
他说我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悦。
她说我想要把你们所有人都放在脑子里。
以毒攻毒,是非死即生的赌博。
迷失在宿命与时空的迷宫,用彼此的体温做微黄的指路灯,驱散着黑暗与寒冷,恩秀将一场倒计时的风暴变成孤身的冒险。
她的爱,如同受到未来的指引将积累满腔的情感都绚烂绽放,只因在交错的罅隙踩在时间轴上遇见正确的人,便独自抵御着黑洞、空荡、未知的不可抗力。
爱上曾是自己的陌生人,却用无尽的勇敢去打磨着命运的戏谑。
他们是一对磁铁,谁失去谁,都像是忽然间失去巨大磁力的物体,无处依傍,只能急遽直下,独自面对瞬间坠落的恐慌。
但只要彼此相吸相守,哪怕辗转在飘零动乱的世界,也不足畏惧。
——我相信会活下来,陪在你身边。所以,没关系的。
一口饮下毒剂,他的眼神带着满满的担忧和心疼,她浅浅又虚弱的微笑。
该有多勇敢,才会硬生生的去闯地狱玄关,历经漫长焦灼的黑夜,只为天亮时,能在你的世界东山再起。
崔莹都懂,能做的,便是紧紧环抱,为她取暖。
我想,恩秀的爱是在有限的时空内无限的量化,是成倍的给予,是叠加的增长。我最爱她的无惧,与其哭泣等待结果,不如微笑的走过迷局。她的爱不是薄弱与浅层的,她的爱,是理解加勇敢,是纯粹与舍我,是勇敢而无声。
所以,她会醒过来。
或许是因为那个正确的药方,或许是大将以唇相送的阿司匹林。
但我相信,困境只是座迷宫,是她的爱,引她找到出口。
——永远
那天,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错,命运会把她带离他所在的时空。
隔着时光两岸,天依然清亮,风依然分明,可百年的阻断,却相思难渡。
他们都在想,把疑问静静抛给流云落叶、天界石门、绿草黄花。一年年的流年暗换,叶子黄了又落,还有下一季的嫩芽翠绿;花败了再开,还有来年的漫山烂漫;即便每朵云下落不明,待天空背景明媚依然,云浪还会在空中再次汇聚重组。
世间许多事物都可再生,但他们把对方弄丢了,就只能,孤身做在树下等,或独自在天界之口穿行。
爱情竟然如此奇妙,它让人身上所有的最黑暗与最光明,最脆弱与最勇敢,最自私与最无私,最浑浊与最透明,在不确定的时间和诱因下一触即发。
电光火石的执念,心底汩汩而出的深情,清晰到引起心底四方震动。
她急促的奔跑在时空隧道的路途上,耳边风声猎猎作响,来不及看一眼回头的望乡台,只是算计着抵达到他在的世界;而他独自坐在那棵大树下,看月亮升起又落,星子颗颗闪烁,四天三夜的静坐守候。
他们都在想什么?
会想起前一个夜晚吧。
崔莹循着木炭笔的记号找到客栈,破门而入,勇猛无可抵挡,每一剑都带着利落和寒意,对手无不心之一凛,却又招架不住。
他曾对姑妈说我快要疯了。
是真的要疯了。爱就是那个冲动,就是那个非理性,是危险虽去但她不在,世界已然兵荒马乱。
她在时就像手掌紧贴着手掌,契合而心安,她不在,就像是另一半的肉身刹那分开,有种什么被活生生连筋带骨抽离的感觉。
耳闻身后的声响,崔莹回身,是泪盈于眶的恩秀。
这一番劫后余生的相逢,竟有千句万句话都哽在喉间,四目相对,无语泪先流。
——现在会留在我身边了吗?
——是。
那次他们相对,幽咽着落泪,短短相隔,却似乎痛断了肝肠,唯有紧紧拥她入怀,才能不让这缕深情化作幽风,成为抓也抓不住的悔;只要紧紧拥抱,从此只让见她语笑晏晏,只陪她地久天长。
有种宿命之中长嘘一口气的庆幸,此后二人的世界不再只是狭路,而是隐约可见的开阔明亮。
还记得那晚彼此的目光吧。
一伸手就能触碰到他的唇、他的眉、她的眼、她的发,他温柔落在手上的吻,他深情不移的眼神;她的满心缱绻,她的微笑浅眠……
那么寂静的夜,那么淡雅绝美的花,稳妥闲适,娟娟静好,如同此刻二人心中流淌的有关以后时有微澜但携手到老的时光。
天门开了,却偏偏又遇到奇澈。
穷途破路敌不过欲望碎裂的崩溃,他原本就疯狂,疯狂到无所不要,疯狂到歇斯底里,此刻天门近在咫尺却无法跨入,他将所有的歇斯底里付诸于暴力与冰功。崔莹,就直愣愣的倒在了他的冰功之下。
前一刻还是活生生的人,此刻却是逐渐僵硬的身体,恩秀哭着做心脏复苏,却被疯狂的奇澈渐渐拉远,只剩他独自躺在荒野里。
像来时一样,天穴之门送走了恩秀。
——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崔莹的眼眸里印记着泪水涟涟头发散落的恩秀,他心里在说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就像江华岛途中他曾一把拉过大万气急败坏的喊:为什么,为什么天界那么多医员,却偏偏是她。
爱情之中的两个人,不就是《廊桥遗梦》里所写的:自我一出生,就朝你在的方向坠落。
天穴之门,那只是预先铺垫的华佗衍生的传说,它真正的目的,该是他和她的缘分通道。
所以那一天,就是那一个护送殿下返程的路上,他才能顺畅的通过天门,走过长街,闯过车海,直入发布会现场。那是她在的方向,也是他该遵循的时光之轨。
时光隧道,更像一条爱情隧道,它的存在是让他带来她,让她在其中穿行,它有严密的程序和设计,有精确的识别能力,旁人近身不得。
冥冥中,是命定的缘分,不惜用王妃的奄奄一息做铺垫,用跨界穿越做牵引,只为成全他和她的相遇。
天门是缘分,宿命是轮回,时间,是劫难,也是成全。
恩秀终于回到现代首尔,她定神看了看这个高楼林立的熟悉世界,几秒后,向诊所匆匆跑去。
这是她一直心心念念回来的地方,有她前半生所有的积累和丰富的社会关系,但她只是停了几秒,来不及听记者的长篇问话,一把扯下他的背包,进到办公室,带走医疗用品、笔记本、投影仪、项链,再原路折返。
——只为了救他而奔跑在首尔的那段时间,究竟是哪个瞬间出了错?
她长发飞扬的奔跑在现代的街道,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纠结,只是衣角一闪,就再入时空漩涡。
是不是,现代的世界从此只留在奔跑而过的记忆中,她的心从此封门闭户,只是向着他的方向而去。
还是那个冰冷的天界之门,宽阔的荒野,却再寻不见那个人。
上苍再次微笑看着目睹着她的奔跑与执着,却不改变业已确定的劫数,只是一挥手,就将咫尺变成天涯。
在回北方的火车上,沿途会有一条河,它始终追随着火车,你会看它在晨光暮霭中变换着斑斓色彩,看它映衬一缕缕星辉,看它洗涤一缕缕星辉,它时而汹涌,时而平静,但它却不离不弃,始终跟随。
它无声无息,却让我顿觉自然界中某种恒久的甜美。
一条始终追随着火车的河,像恩秀。
她孤独的在一百年生活。
我以为她不会再回到一百年前,因为曾经在准备离宫的路口,她收到未来的指引,那是离开宫廷目睹着崔莹失去笑容的一百年前的自己。而她回到了宫廷,陪崔莹经历了宫斗的起伏,大局将定,他还是那个有温度会笑会拿剑的大将,但阴差阳错,她还是回到了一百年前。
像是欧亨利笔下的小说人物,即便放弃了左边的路,选择了右边岔路,却还是站在同一个终点。
这是逃不出的时光之结的轮回。
她还是一个人孤独的过。
药草摆放在庭院之中,汤药在炉火上沸腾,她依旧治病救人,哪怕是救活将来可能视生命如草芥的匪徒。
也为一百年后的自己写信,再一次凭着记忆写下所有细致的线索和悬在他头顶详细的劫难,因为读过影响着自己抉择的笔记,所以更要写。
暗夜微凉,独自放着投影,看爸爸妈妈的家常问候,很想家吧?很想,想到心都无力绞痛,却又不敢多想,因为夜夜落泪,也不能重回到曾经的世界。
只能对着投影中熟悉的画面自言自语:“好想吃妈妈的土豆啊……爸爸好啊……爸爸一点都没有变老。”
怎么会不变老呢,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因为她下落不明,从此杳无音讯,这结果,想想便知道。
投影机无法再运作,就像她心中狠狠的断了那个前尘的链锁。
她没得选,或者说,在崔莹和自己的世界前,她根本不会去做选择。
她只是在时光罅隙中像受了诅咒的西西弗斯,重复着把巨石推向山顶的动作,再眼看着它滚落下来。
宁愿自己的生命在重复和等待中消耗殆尽,也要一次次去推那座巨石。她坚信,崔莹会活下来,就像曾经在冰封梦境中起死回生一般,再次微笑站在他面前,让她轻轻触碰到有温度的脸。所以即便是又一次时光的巨石滚落,她从山顶折回时,依旧心内平静,不哀不怨。
一百年前的她问自己,一百年后的他好不好,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七百年后的他把她带走,她还会不会相信那个天门前的信诺。
答案,总是肯定的。
他们隔着时间的孤墙和寒霜,静静守着心内炉火,你看,茶火正旺,爱意犹香。
抬头,风声悲伤呜咽,我想这百年前的风亦能带去浓密的思念;树旁,几番清冷无声,远处枯藤昏鸦,但我知道你或许就在来的路上。
其实,他们并不孤单。
爱,以另一方暂时缺席的方式在场,在次次奔跑与日日相守中得到确认,爱在时间之火中,被无声又恒久的淬炼成金。
恩秀与崔莹,就像共存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超越时空的小宇宙,彼此拥有着信赖与理解对方的能力,改变和拯救对方的勇气,现实里时间不够,还敢去延伸到过去,还要扩展到未来,还能拾阶而上铺满孤独的现在。
时间是劫难,但时间也是考验,也是成全,他们反复的证明爱、延续爱、持续爱、更正爱……
一个在百年前独自穿行,一个在百年后静静等待。
超越着三维空间的遥遥呼应,同等分量浓烈的无穷怀念。
这是爱的顶级奢华。
这世上的人,都不惯于赴约了,这世上的人,早都厌倦等待了。
她坚定的走过,白衣孤眉,走出残山剩水;他淡淡而坐,风霜满面,世界花起花落。
很爱席慕容的那首诗: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只为与你相聚一次,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
那么,就让一切该发生的,都在瞬间出现吧。
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让我与你相遇,与你别离,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诗,
然后,再缓缓地老去。
哪怕再看不到你的脸。
哪怕独坐到白发苍苍。
恩秀又一次孤寂的穿过天界之门,她淡淡的看一眼现代首尔,毫不迟疑的转身而去。
像是习惯性的日常行为,连惊喜和期待都在星眸中找寻不到,她只是转个弯,再回来继续等。
——高丽军士怎么在这?
小酒肆内,她轻声询问。
——你是从山里来的吗?
不一样,这次竟然不一样。熟悉的盔甲、衣装,大护卫收复鸭绿江以西的地域,上一位君王的谥号是忠定先王,现在的主上即位五年……
她脑海中所有寂静的讯息被瞬间激活,推断过无数次的公式和时间,一豆灯光下牵挂和期待的世界,难道正身在其中吗?
直到看到熟悉的副将、大万,听到有关他的讯息。
竟然是真的。
当她清醒的时候,她已经在奔跑。
耳边还反复回放那句:“一个人,在那棵树下,最少四天三夜……”
为了跑到他的身边,跑到那棵植入时间荒野的树旁,她整整从自己的世界跑过了近七百年。
这还是好天气,他们曾面对过许多好天气,在那些草长莺飞郁郁葱葱的日子里,他们走过怦然、心跳、静好、哀伤、迟疑、别离。后来他们置身在不同的天气,隔着仿若银河的距离。
岁月曾辜负他们太久,时间几乎搁置他们半生。
终于,此刻,他们拥有同一天气,从此同悲同喜。
雏菊盛放,漫山绿意,那棵树,依旧亘古不变的站在那,顶着轮转的四季。
树下是曾经梦中出现过千次万次的熟悉背影。
那是崔莹。
他回头,就像只在这里坐了半晌,自然的起身上前,他的眉目依旧俊朗,却有着淡淡的忧愁与风霜,好像时光用笔勾勒的一幅素描,与山野,与树木,与雏菊浑然天成,仿佛他已多年驻扎,从未离开一样。
恩秀和崔莹,只剩几步的距离。
从此没有六百年,没有七百年,没有生死相隔,只有温柔对视,携手到老。
当她站在他面前,静静的,含泪微笑,无需说什么,便已足够。
因为,他们已经等的太久了。
从此,他们远离孤独,共享人间烟火;从此,他们的世界不再有阴谋与刀光;在田野山间,在垂钓湖边,在微雨晨曦,有她携手便是天涯,有她相依便是故乡。
当恩秀终于穿越回正确的时间,便圆了那个自范蠡以来的千古未圆之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时间,究竟是什么物质。
时而如同流沙般倾泻,时而如潮水般流淌,时而若丝绸般有质感,时而,是斑驳的墙壁,一块,一块的断裂。
它不依赖任何事物存在,和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共同体同时前进,它是最面无表情的旁观者,又是最精明老道的操纵者。
若时间有固定的形态,那途经他们的爱情浸染后的光阴一定有最美丽的纹路,虽然他们困守两岸,虽然无从相见,但温暖的力量和相守的执念就像流水生生不息的淌在时间长河。
即便希望渺茫,哪怕生命消逝,那些流淌在时间岔路的流水终将完整无误的汇聚在崔莹所在的时空里,传达亘古不变的爱。
人人都困惑与畏惧时间,纠缠在时间的苦结,被缠绕、捆绑,被勒紧、窒息,被包围,被湮没,如一颗无能为力的尘埃。
时间的墙,冰冷而生硬,隔绝着希望与温度。它抽走了童年的幻梦,它变幻了纯粹的时空;它留痕于土地一串串深深的年轮,它嘶哑了如血残阳下如泣如诉的黄昏;它困倦了曾经清澈明亮的双眸,它压垮了年少时轻狂倔强的脊骨;它陷人于痛苦悔恨的囹圄,它分尘世为阴阳两界;它变走了少年挂在枝桠的风筝,它冷眼将夏季飞扬的白裙蒙尘;它空白了想象的土地,它冰封了希望的原乡。
“但是,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什么了不起。”
时间,没什么了不起。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