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集
  • 第02集
  • 第03集
  • 第04集
  • 第05集
  • 第06集
  • 第07集
  • 第08集
  • 第09集
  • 第10集
  • 第11集
  • 第12集
  • 第13集
  • 第14集
  • 第15集
  • 第16集
  • 第18集
  • 第19集
  • 第20集
  • 第21集
  • 第22集
  • 第23集
  • 第24集
  • 第25集
  • 第26集
  • 第27集
  • 第28集
  • 第29集
  • 第30集
  • 第31集
  • 第32集
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

主演:
巍子,王姬,濮存昕,陈宝国,李光复,韩善续
备注:
全32集
类型:
国产剧
导演:
夏钢
年代:
2004
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更新:
2022-02-22 19:25
简介:
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初,北京旧城一片混乱。处于灾难边缘的老字号福聚德请来宜居账房先生卢孟实(微子饰),想尽办法挽救危局。随着清王朝的覆灭,昔日御膳房的名厨散落各地,女厨师刘金定(王姬饰)在此刻成为陆氏的得力助手。另一方面,宜居的瑞英(张嘉译饰)和陆是死对头。他.....详细
相关国产剧
天下第一楼剧情简介
国产剧《天下第一楼》由巍子,王姬,濮存昕,陈宝国,李光复,韩善续主演,2004年中国大陆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初,北京旧城一片混乱。处于灾难边缘的老字号福聚德请来宜居账房先生卢孟实(微子饰),想尽办法挽救危局。随着清王朝的覆灭,昔日御膳房的名厨散落各地,女厨师刘金定(王姬饰)在此刻成为陆氏的得力助手。另一方面,宜居的瑞英(张嘉译饰)和陆是死对头。他喜欢在任何事情上超越和压倒别人。他想尽各种办法来粉碎福聚德。辫子军、军阀、革命党,各种势力走马灯似的进出老北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商人们嗅着时代的气息,为了生计而拼命生存。全国各地,有时甚至是世界各地,都有广泛的团结,宗教或学术流派、社会各界人士、各行业各阶层的人都聚集在福聚德,上演着各种人间悲喜剧……这部电影是根据同名戏剧改编的。
天下第一楼影评
  这么好的电视剧豆瓣就这么几篇影评真遗憾。
  因为是从话剧衍生出来的三十二集电视剧,编剧还是同一个人,话剧的绝大多数情节、台词都被拆分进了电视剧的各个段落里。不容易的是没有稀释,在没看话剧版之前并不觉得哪一段生插得突兀。不算夸的说,电视剧版几乎就是将话剧版隐含着的细节交代出来,并没有注水或者硬抻的意思,没有什么水词儿。比较话剧版的内容在电视剧里的别样表达(比如某句某人的台词分给了另一个人说),或许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在基调延续了话剧“一个人干事八个人拆”的凄凉意的同时,电视剧版对很多人物的再塑造都颇具玩味。卢孟实的狠辣手段,刚愎脾气,犟直性子都做了几倍的合理化放大,对其最终的悲剧命运也有些情节上的悲悯——比如说他在老家新起的宅院是低价买下。王子西、修鼎新这些原本在话剧中面目模糊的“大群众”,也一者矮化,一者拔高,成为了各有一番作为的性格人物。倒是编剧用情最深(在话剧最初版中是与卢孟实并行的男一号)的常贵,可能发挥空间已经不大,因此更多的新加入情节都是同义重复。
  因为情节需要,电视剧版新加入的角色可谓满筐满谷。大体而言,都是加分之作。福聚德的死对头“适意居”一干人等,从重情斗狠的纨绔公子到大彻大悟的入世老板,瑞英应该是可以媲美卢孟实的经典角色。包括有胆有识也有差有错的瑞英之母,甚至剧中下坏手最多的花鼻子,都不是简单的平面人物。将话剧中的“李小辫”一角拆成刘小辫和刘金锭父女,李小辫的性格台词基本被老爹继承,而刘金锭女扮男装,痴恋“卢哥”,豪迈仗义的角色赋予,带动卢孟实感情事业两条线走向无可挽回的毁灭的剧情,基本掩盖了因为拆分角色而带来的事实逻辑上的可疑之处。至于卢孟实家乡的老妻,唐家两位混世魔王一心机深狠、一黑道霸蛮的妻子,玉雏丫鬟小翠、原籍丈夫阿根,以及清朝遗老遗少的群像,都是画龙点睛的绝佳创造。
  或许电视剧是面向大众的艺术,对于玉雏话剧中妓女的身份,就做了一层严肃的剥离。既讲了她凄惨的船娘身世,又明确表现了她不愿委身于娼妓之门,也未住入福聚德。当然,对于她“红尘巨眼”的激赏,帮助卢孟实将鸭四吃改为八吃从而渡过难关的情节依然在。点明应该哄着大少爷学戏,支二少爷去天津温柔乡的段落固然删除,但有了在二人情义已逝之后依然义不容辞以身犯险搭救入吴佩孚之狱的卢孟实这一段,话剧版中这唯一的女性角色的灵魂就不会丢失。当然,由于电视剧版加入了更多的柔情戏,以及演员选择表演方式的不同,使得新版的玉雏不再是老版的那位牺牲自己的刚烈女子。这份从容源于人物身份的根本性变化——不再坐实了是妓女,这也是“大众道德观念”导致的一个无奈。
  在情节上,由于话剧中福聚德大楼是“幕间而起”,大幕一起一落便已告成,电视剧就必须将如何垒土奠基的过程一笔一笔地道来。于是,有了承办劳军宴,吸纳散户存款等等故事的出现,又因为张勋、溥仪、张作霖、吴佩孚这些历史上的头面人物的走马灯式登场,使得电视剧的前二十余集完全成了传奇大戏。传奇大戏之余,还有福聚德适意居的“商海斗法”,这都使得唐家二少等等拽卢孟实后腿的一条暗线变得凌乱不堪,前后矛盾(话剧里一次推挡债主的说辞电视剧中对着同一拨人竟然用了两次)。而自从“八抬大轿”的大楼盖成,电视剧的整体气氛就变得悲凉了。这种变调十分考验编导的勇气——毕竟与世俗口味不符,但这也是必须为之,水到渠成的。
  《天下第一楼》作为一部群戏,人艺的班底是支撑其丰满的重要条件。李光复的常贵,韩善续的罗大头,都是话剧版的本色出演(虽然不是一版之内)。常贵的善解人意,卑微弯腰;罗大头的憨直脾气,小错不断,均得到了十足的展现。其中在话剧版中稍显单薄的罗大头,终于经过情节性格的反复渲染变得相当有血有肉,宛在左邻,也算对得起韩善续老师为了话剧里一个挑鸭子的动作到烤鸭店亲身实践几个月的生活积淀。有趣的是,在初版话剧中,李光复与在电视剧里扮演王子西的修宗迪分饰二少爷、大少爷。而到电视剧里,唐家二少一再刁难二人(唐家大少唐茂昌的饰演者张永强在话剧中却是克五的不二之选),这种角色转换,颇见演员功力。电视剧行业里的熟脸们的露脸也相当过瘾,许还山的张勋,陈宝国的吴佩孚,方子哥的瑞泽,洪宗义的大执事,马精武的刘小辫……
  配角之上,便是主角。巍子的卢孟实,王姬的刘金锭,张嘉译的瑞英,濮存昕的修鼎新,周莉的玉雏,五个主角能够立住——特别是当年并不大红的张嘉译,给了观众一集集看下去的动力。巍子利用细节塑造一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饭庄掌柜,一个左手悬在腰上的手势,几个不经意间的动作,一帆风顺时的春风得意与屡做屡挫的满心不甘,都与人物浑然一体。而濮存昕在全剧的后半段逐渐发力,将一股苍凉意揉进对克五的一拱手和背对一挥手里,让这个翻新角色的古调之风令人反复咀嚼。
  今日重看这部十一年前的电视剧,不禁佩服导演的眼光。比如张嘉译,比如邢佳栋,当年默默无闻,如今大红大紫。事实上,从当年的表现看,他们已经具备了今天成就的潜质。能够将一位比话剧版弱智了250倍不止的二少爷演到令人生恨,邢佳栋单得一个“楞”字精髓。而从年少意气,到回音壁见玉雏最后一面、主动邀卢孟实喝酒的人生况味的变化,张嘉译的展示也是不易。
  仔细追究起来,卢孟实的人生际遇,完全当得起一个“命中注定”的判语。言里言外,都是一个庄稼汉进入商界上层,难免遭人歧视,即便能力通天,也因为个人见识的局限,打不破“自我得之,自我失之”的宿命故事。这种阶级视角,无疑是“细思恐极”的。
  但这部电视剧真正让我震撼的,是在我第一次看到它的十一年后。如果印象不差的话,《天下第一楼》自央视首播之后,几乎没有得到再次播映的机会,或许也缘于此,首播时新闻透露出的“续集”也最终无踪。此次重看,切身体会到了在那样一个年纪(小学五年级),看到这样一种表达世事繁华难久,人生难求回报,但即便如此也不能丧失活着的尊严和“气势”(就像最后一集修鼎新讲的鲥鱼)的价值观的电视剧,无疑奠立了我至今的人生观、世界观。这让我由衷庆幸自己早生了十年。
  
《天下第一楼》第32集(约37分钟起):
“这鲥鱼的味道,全在鳞上。“
”这个鳞在水中是七彩的,鲥鱼知道自己的鳞金贵,如果发现有一片挂在网上,它就不动了。”
“它是心疼自己的模样,宁死不破相。”
“说来道去啊,还不得让人吃了它。”
“尘归尘,土归土。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命。这鱼啊,也一样。”